欢迎访问:中文字幕手机在线香蕉-中文字幕97超碰大香蕉-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!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财产风波】(改编)【作者:人生乐趣

字数:31790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(一)母女同谋

  我的父亲原本只是一个农民,没什么财产,只有几十亩寸草不生的荒地,可是在一次城市开发中,这块荒地却成了寸土寸金,几十亩地竟卖了上亿元,父亲一下子就成了亿万富翁。

  父亲有了这么多钱以后,便在原来的老宅旁建起了一幢三层楼的豪华别墅。由于是自家的宅基地仅仅花销了一百多万,剩下的钱,父准备寻求项目投资,没有给任何人。可是,在父亲与一个同乡朋友合作,把钱全部投资办公司的时候,却都被这个朋友给骗走了。父亲因此而受到严重刺激,患了精神分裂症。

  这一切都发生在我当兵期间的半年之前。在我退伍回家之后,由此而引发了我和六个女人的故事。

  我从马祖军营回来的第一天,头一件事就是到疗养院去看父亲。我实在不敢相信一直都很乐观的父亲竟然会这么想不开,为了钱而得精神病。可是,当我看到原本精神健壮才四十多岁的父亲,现在竟然变得像六、七十岁的苍老模样,我才不得不面对事实。

  回到家里,半年多没见面的母亲,先是抱住我亲了一下,又简单地问了问「吃饭了没有」,然后就急切的问我:「阿明!你去看你阿爸了吗,他有没有跟你说什么?」

  「妈,你没去看他吗?他怎么连我这个儿子都不认得了,还能跟我说什么呢?」我疲惫的丢下背包就往浴室走去。

  「阿明!你明天再去看看,想法让你爸爸跟你说话……他最心疼你,他有什么话肯定要跟你说的。」我答应一声就关上了浴室的门。

  母亲那种急迫的模样,让我不禁纳闷,她到底想要听父亲说什么?而答案则是在我洗完澡以后,才慢慢的露出了端倪。

  晚上,远嫁台北的大姐回来了。

  「阿明,你从军队回来也不告诉大姐,两年没见了,大姐好想你。」她一进门就奔向我身边寒暄了起来。说着还把我搂进她的怀里亲了一下我的脸。她紧紧的搂抱着我,两个大乳房紧贴着我的前胸。她还用手抚摸着我的头发。我在军队俱乐部也曾经玩过几个女人,可都没有姐姐这么大的乳房,如果她不是我姐姐,我真想摸一摸。

  「小青,别没正经的,把你弟弟抱那么紧干什么?你刚走了几天,又回来干什么?」母亲冷冷地问大姐。

  「妈,小弟当了两年兵,他每次回来我都没机会碰到,听说他退伍了,我才赶回来看看他,我喜欢小弟,和他亲热一会儿有什么不对的。要不然我还算是她的姐姐吗?」大姐终于松开了我。

  「这还差不多,你的歪主意总是特别多。」母亲的话令人费解。

  「妈,你总是不喜欢我,那我就更得多和小弟亲近了。阿明,你说是不是,你回来去看爸爸了吗?」大姐问道。

  「我下车后没回家就去了。」我说。

  「那……爸爸没跟你说什么?」

  又是同样的问题。这使我更深感到迷惑不解了,母亲和大姐为什么这样关心爸爸和我说的话?而且这么急切的询问,到底她们想知道些什么?

  「别问了,还不是一样,跟死人差不多,谁都不认得啦!」母亲在一旁插话替我回答了,只是没有丝毫关心爸爸的语气,真让我感到纳闷儿。

  我经过一天的旅途劳累,感到有些疲乏就回我的住室睡觉去了。刚刚入睡就被一阵轻微的吵嘴声闹醒了。听得出是母亲跟大姐在争论什么。

  于是,我下了床,循着声音来到了大姐的门前,站在门外仔细听着她们的争吵。

  「你都嫁出去了,还想要你爸爸的钱么?」这是母亲的声音。

  「妈,话可不能这么说,再怎么说,我也是这个家的长女,爸爸的钱总该给我一些。难道就应该都留给你呀?」大姐的声调一下子高了八度。

  「你就不能小声一点吗?想把阿明吵醒啊!再说了,你爸的钱,我也没见到哇!我是他的老婆,理所当然的应该得到多一些。」

  「妈,我知道小弟最喜欢你,爸爸不给你,可小弟拿到钱就会给你的。你还这么用心思干啥?你想多要钱,是不是为了菜市场那个小白脸?也不是我当女儿的说你,哪有让人家白玩还倒贴的!你总说我是个浪货,可我再浪也没赔本儿呀!」

  「闭嘴!你……你胡说什么?我跟那个小白脸怎么了?你……你怎么给你妈也添肮脏!」

  「妈,若要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!你跟那个小白脸的事,我早就知道了。前些天,我回家来的时候,你正和那小子干着,我没打扰你们,偷看了全过程……」

  「竟胡说,你那天很晚才到家,进门的时候就我一个人,哪来的什么小白脸!我根本就没有那种事,谁象你那么浪,都让三、四个人操过了。还想编笆造模的吓唬我。」

  「谁吓唬你了?你自己做的事你心里最清楚。你听我给你学学,」唉呦!我的小心肝,你的鸡巴虽然小,可是嘴上的功夫还不错,弄的我屄里痒痒的,真舒服!「那小子说」你嫌我的鸡巴小,还让我操了那么多次,每次都说很舒服!「你最后还对那小子说」我们阿明快退伍回家了,咱们以后可不能常来常往了。「那小子不同意,你还说给他一些钱补偿他。这些话,是不是你们那天淫乱的时候说的?」

  「这……这……我……你……你真的……知道了……」妈妈吞吞吐吐的说不出话来了。

  「我那天看完你们的事,就赶紧走出屋子串门去了,所以很晚才进家,主要是怕冲了你们的好事。我知道你可能是熬不住了,爸爸那个样子,你才找个小情人解解闷儿,我能理解,可是,哪有让人家占了身子,还要给人家钱的,难道你想跟他长期过日子呀……」

  「这……你可不能瞎说……我……哪能跟他呢……我只是想也得对得起人家。咱们都是女人,你知道妈这些年熬的有多苦。你爸爸早就不和我干那事了,我也是女人,能受的住吗!」

  「那也不能倒贴呀!我女婿不行,可我和别人干这事从来不赔本。」

  「既然你知道这件事,我也就不瞒着你了。可是,你千万不能告诉阿明。那样阿明会看不起妈的,咱们女人能理解,他们男人可不一定能理解。下一步你想干啥,妈不管你了还不行吗。」妈妈终于向大姐投降了。

  「妈,这就对了,我们都想从阿明那里得到爸爸的钱,不管爸爸是真疯还是假疯,那么多钱一下子就被骗光了,实在不可能,爸爸肯定藏起来了,他不想给我们,无非是想留给阿明,我们只有讨好阿明才对。我想阿明会给咱们的。另外我也真的很喜爱阿明,不仅因为他是我弟弟,而是我看他比哪个男人都强。」
  「只是咱们现在也不知道阿明的心思,你爸爸的钱将来肯定会给阿明的,可阿明虽然也心疼我,但更心疼你爸爸,我担心他为了你爸爸而不顾我们,那样的话,咱们可就惨了,所以,咱们千万不要让他知道你爸爸对咱们不满意的事。」
  「这些我都知道,其实小第最喜欢你,就是你对爸爸办错的这些事,我想阿明也会原谅你的,可我就不一样了,阿明小时候倒挺喜欢我,他长大了以后好象对我疏远了许多,所以我必须想尽一切办法让阿明喜欢我。」

  我终于搞清楚了她们的目的。原来是为了爸爸的钱才不择手段,而且母亲在外面居然还有情人。她们还有让爸爸不满意的事。我实在听不下去,就悄悄的回房睡觉去了。

  (二)姐姐献身

  第二天一早,我又到疗养院去探视父亲。望着两眼无神的父亲,我心里一阵难过。

  「唉,阿爸,也难怪你会精神失常,每天面对那种女人,不疯才怪呢!」我无奈的对父亲说。父亲听了我的话,似乎有些反应的看了我一下,但仍然显得两眼无神。

  回家以后,母亲和大姐又连番追问父亲和我说了什么。这一次,我心里有了盘算。

  「说也奇怪,今天阿爸好像认得我了,好像要说什么,却没说出来,我想明天再去看看,也许阿爸会慢慢好起来。」我按照路上编好的瞎话骗她们说。
  一听我这样说,母亲和大姐的眼睛都睁大了,几乎异口同声的说:「对对对,应该的,太好了,阿明,爸爸的病能不能好就全看你了。」我心里一阵冷笑。
  这一天,母亲和大姐对我特别殷勤,我知道她们的目的,表面上一直不动声色。

  当天晚上,我在床上躺了许久不能入睡。母亲和大姐怎么变得钻进钱眼里去了,居然对父亲的生死都漠不关心。

  夜深以后,我的房门被轻轻的打开,大姐突然来到了我的房间。

  「阿明……阿明……」大姐用细如蚊蝇的声音叫我。我索性装睡,看她想干什么。大姐看我没有动静,就轻轻的推了我一下。看来我无法再装睡了。

  「大姐,这么晚了,你不睡觉来找我干什么?」

  「阿明,姐姐睡不着觉,想和你呆一会儿,说说话。」

  我睁开眼睛看了看大姐,她只穿着透明的粉红色细纱睡衣,里面的白色乳罩和红色三角裤清晰可见。这时,我才觉得大姐的身材真是漂亮。

  「有啥好说的,我困了想睡觉,你还是回房睡觉去吧!」我带答不理的说。
  「我自己睡不着,干脆就在你这一起睡吧!」大姐说着就脱去了睡衣,钻进了我的被窝里。

  「姐,你怎么能这样?有你在我的被窝里,我还怎么睡觉?!」我知道大姐肯定是为了爸爸的钱的事,而厚颜无耻到这种程度,竟然用这种方式和我拉近乎。我真想翻脸把她赶走。

  可是大姐却说:「小弟,你小时候经常和姐姐一起睡,我不让你进我的被窝,你还不依不饶的。你记不记得?那时候,你总是摸着大姐的乳房睡觉。有时候你还摸大姐的下边。你还说等你长大了让姐姐给你当媳妇。对不对?」她这样说着,就把我搂进了她的怀里。

  大姐说的这些确实是事实。可那是我十来岁的时候,我什么也不懂。现在,我已经是大人了,怎么还能和姐姐睡在一个被窝里?!我感觉到大姐的乳房在我的身上磨蹭着,她的大腿也压在了我的腿上。我知道大姐想和我干什么了!我真有些措手不及,一下子不知如何是好。

  大姐看我没理她,就脱去了胸罩,把我的手拽到了她的乳房上。然后接着说道:「阿明,快别装了,姐姐还让你摸乳房。你小时候,我就愿意让你摸,现在更想让你摸了。」说着,她还隔着三角裤用她的骚屄摩擦我的大腿。

  「大姐,你到底想干什么?」

  「阿明……你不知道,大姐结婚那么多年,为什么一直没有小孩?你姐夫……他的鸡巴没用……根本就是个性无能,大姐跟守活寡一样……」大姐似乎带着哭腔地说。

  「可我是你的亲弟弟呀?总不能让我和你干那种事吧!」我说。

  「那有什么……姐弟俩操屄做爱就更亲近了……反正大姐早就不是正经女人了……大姐的屄早让别人操过了……不知为什么……姐姐看到你……比他们谁都英俊……又高大又壮实……又成熟……早就有些忍不住了……」

  「你真的想让我操你的屄吗?」我说。

  「哎呀……你坏死啦……欺负大姐……还用说吗……大姐就是想让你……让你操大姐的屄……」大姐说着就把手伸进了我的裤衩里。

  「这……这……不可以的……哪有亲弟弟操亲姐姐的屄的?」

  「那怕什么……姐姐都不怕……你还怕什么呢……哇……你的鸡巴好大呦,这么大的鸡巴不给你大姐用……还能给谁用……」大姐已经隔着裤衩摸到了我的鸡巴,同时脱去了我的裤衩。不知为什么,我的鸡巴并没有那么坚挺。

  「阿明……你的鸡巴……还没硬起来,就这么大……要是硬起来就……」她说着就将我的鸡巴含进了她的嘴里吸吮起来。

  在大姐的一番挑逗下,我的鸡巴很快勃起,一下子就涨得大姐几乎含不住了。「嗯……嗯……好大……好粗……阿明……等一会儿……大姐要好好享受一下……大姐的浪屄……好久没舒服了……嗯……嗯……」

  大姐一边含着我的鸡巴,一边把我的手又拽进她的三角裤内,让我抠摸她的浪屄。我现在被大姐弄的也有些欲火上升了,顺手就把手指抠进了大姐的屄里。
  「阿明……你坏死了……抠得大姐……好舒服……再深一点……往里面抠……抠进屄里的子宫口……」她说着又把三角裤脱了下来,她已经全身赤裸地和我搂抱在一起。

  「谁让你这么露骨的引诱我,你的屄又那么好看,我不玩也白不玩。」
  「阿明……你好坏……你坏死了……你想要大姐……是不是……」

  「想要你什么?」我被大姐弄的确实想马上就操她的屄,但我还是沉着地等着让她求我。

  「坏死了……你想操姐姐的屄……对不对……没关系……大姐的屄都让你抠了……大姐的屄就是等着你操呢……你想操……就操吧……」

  「我可没想,是你想让我操,有什么后果,你自己负责。」

  「好吧……就算是大姐想让你操……你要是不操……姐姐就操你……用姐姐的小屄……夹你的鸡巴……你满意了吧!……快……操大姐的屄吧……大姐太想让你操了……快点操吧!姐姐实在忍不住了……姐姐的屄里都是水了……」
  「是你自己说的,我可没强求你。将来也不能说是我强迫你!」

  「是姐姐心甘情愿的!你再不操我,姐姐可要操你了。大姐保证不骗你。现在我就用小屄夹你的鸡巴……」大姐说着就跨在我身上,拨开自己的两片屄帮子,握着我的鸡巴,顶住屄眼儿用力一坐。「滋」一声,我的鸡巴全部吞进了大姐的小屄里面。

  「啊……好……好粗的鸡巴……好棒……好爽……啊……大姐用小屄操弟弟的鸡巴……小弟……你爽不爽……大姐好舒服……啊……」

  大姐疯狂的上下套弄着,不一会就上气不接下气了。我在下面静静的享受着女人「倒插门」的舒服感觉。

  「阿明……你被大姐操得……爽不爽……大姐的屄里好痒……大姐受不了了……不行了……你来好不好……还是让你操我吧……好不好嘛……」

  「可以,是你要的,我没求你。」

  「是……是……是大姐自己要的……要弟弟操姐姐的小屄……」

  「好吧……有什么后果我不管……我今天就让你爽个够……亲弟弟的鸡巴操亲姐姐的屄!」我翻身将她的双腿抬起,将鸡巴「滋」的一声全部操进了她的浪屄里面。

  「嗯……好……爽死了……阿明……啊……姐弟俩操屄最好了……小时候就睡在一起……长大了一起操屄……太好了……你好会操屄……大姐……给你操死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小屄不行了……啊……好棒……好弟弟……不……你是我的情哥哥……我是你的情妹妹……小浪屄……啊……妹的小屄被你操得好爽……啊……我快出来了……啊……停……停一下……姐姐泄了……不要操了……啊……再用力……」

  在我一阵狂插猛送之后,大姐泄了身,但是我没理会她的淫声荡语,仍然用力的抽送,直到最后将精液射进她的浪屄里面,然后又搂着她、抠摸她的屄。
  说实在的,大姐长的确实很漂亮,屄也好看、又好用,两个大乳房也很美。而且她还没生过孩子,体形没有任何变化,小屄也很紧。

  我在大姐的浪屄里抠摸了一会儿,她的浪劲就又上来了。我也确实还想再操她的屄,这一次我俩配合得十分默契。开始她趴在我身上把浪屄对着我的嘴,让我又抠又舔她的屄,她则用嘴吸允我的鸡巴。然后她又调转过来一边和我亲吻,一边扭动屁股用浪屄操我的鸡巴,她累了以后我又翻到上面操她的屄。大姐舒服得一直浪叫不停,我也迎合著她的淫辞浪语,玩得十分开心。我把大姐的浪屄操了大概有一个来小时。她达到了两次高潮,我才第二次把精液射进了她的浪屄里。然后我一手抠着她的浪屄,一手摸着她的乳房睡着了。

  (三)断母外遇

  第二天醒来时,大姐早就离开了我的房间。我梳洗了一下就准备出门。经过客厅的时候,大姐已经等在那里。

  「阿明……来……趁妈还在睡觉,大姐有话跟你说。」

  「什么事?」

  「阿明……我已经是你的人了,以后你打算怎么办?你可不能辜负大姐。」
  「辜负你什么?是你自己让我操的,已经说明白了,还说那么多干啥?」
  「可是……阿明……你射进我里面那么多,大姐要是怀孕,你总不能不管吧?再说了,姐姐昨天太舒服了……所以姐姐想永远和你这样下去。」

  「到时候再说吧,以后的事,就看你的表现了。」我说。

  大姐听了高兴地说:「以后大姐就是你的人了,大姐不会让你失望的,你随时想要……大姐都给你……好不好?」

  「给我什么?」

  「你好坏,给你……给你操屄呀!……大姐的屄以后就是弟弟的了。」
  大姐说着就抱住我亲吻起来,并把手伸进我的内裤里面抚弄我的鸡巴。我也把手伸进了大姐的裙子里面抠摸着她的浪屄。上面我们还嘴对嘴的热烈地亲吻,舌尖对舌尖互相舔着、吸允着。

  「阿明,咱们再回房去玩一会儿吧!大姐的小屄还想让你操……」大姐轻声地说。

  「我也想再操你的屄,谁让你早早就起床了!」我一边抠她的屄一边说。
  「我是怕妈看见,你又睡得那么香,我没敢弄醒你。」大姐有些惋惜地说。
  「可是妈很快就要起床了,咱们再操屄恐怕来不及了。如果让妈看见就不好了。」我说。

  这时,母亲真的起床了。听到开门的声音,我和大姐便很快分开了。然后,我故意高声地说:「大姐,告诉妈,我到疗养院去看爸爸了!」

  这一天父亲的情况仍然没什么变化。

  回到家里以后,大姐告诉我,她要连夜赶回台北,跟她老公办离婚,叫我等她的「好消息」,她要回来专门伺候我。然后她要求再和我玩一会儿,她说从昨晚我操了她以后,她的屄里总是痒痒的,一直想让我再操她。

  我担心让母亲看见,告诉她千万不可出声。我让她趴在床沿上,采用后插位的姿势,只要外面稍有动静,很快就能穿好衣服。

  大姐马上撩起了裙子,脱下三角裤,撅起屁股,露出浪屄。我也只是把裤子往下脱了一点,露出鸡巴往她的屄眼儿里一顶就操了进去。

  我一边操着她的屄一边弯下腰用双手揉搓她的两个大乳房。我快速抽插了一阵子,大姐很快就达到了高潮。

  然后我又让她翻过身来,从正面猛操了几下就把精液射进了她的浪屄里。
  大姐舒服得实在想叫了,就凑近我的耳朵,用很小的声音告诉我她太舒服了。我把大姐操舒服了以后,又给她抠摸了一会儿,相互亲吻了一阵子。最后,她看了看表,也没等浪屄里灌满的精液流出来,就急忙赶着等车去了。她说她要很快回来,天天陪着我,让我操她的屄。

  傍晚时,我去找老同学叙旧,我告诉母亲可能要晚点回来,可是那个同学不在家,所以一个多小时就回来了。进门后,听到母亲的房间里有轻微的呻吟声。我悄悄地躲在门外顺着门缝往里看,原来母亲正被一个男人撩起裙子,抠摸着她的浪屄。

  由于那男人背对着我,看不清他的面目。我的肺都要气炸了,妈妈竟然给我添了个「野爸爸」!我心想,母亲的屄没想到这么浪,竟然偷人养汉!

  「阿明快回来了……现在不可以……会被看见的……你抠摸几下就快走吧……阿明回来就全完了!」那男人还舍不得走,又把头埋进了母亲的下身,开始吸允母亲的浪屄,母亲舒服得直哼哼。然后母亲竟脱下三角裤,撩起裙子仰面躺在床上,露着丰满的浪屄,而且正对着我偷看的方向,那男的仍然背对着我继续吸允母亲的浪屄。我实在看不下去了,就悄悄地退出来,躲到屋外的隐蔽处。我想看看那个男人究竟是谁。

  我出来时故意把门弄出了响声,从而促使那男的快离开。果然,一会儿门开了,那个男人走出来,我终于看清了他的脸。原来母亲的这个奸夫,也就是那个市场卖菜的小白脸,竟然就是我今晚探访未遇的同学。这让我更加怒火冲天了!
  我抄起一根木棍,跟随他到了一个偏僻的地方。我突然出现叫住了他。
  「啊……阿明……啊……好……好久不见了……听说你退伍了……」他做贼心虚,不知所措。

  「是啊!好久不见了,你竟然干出这种事,敢占我妈的便宜,让我怎么见人!」我随即一棍子打过去,只听「卡嚓」一声,他的右胳膊就被我打断了。
  「啊……!」他杀猪似的一声惨叫。

  「我刚刚去找你,可你不在,却跑到我家里干那种事,你还算人吗?」
  「阿……阿明……别误会……我跟你妈……没什么……她闷得慌……我才……」他还想辩解。

  我又是一棍子下去,他的小腿又被我打断了。

  「啊……!阿明你相信我……我真的不是想……只是给你妈解解闷儿……」
  「你以为我不知道,刚才我都看见了!没想到你竟敢操我妈的屄,让我吃这么大的亏,我怎么能饶过你。难道你作为我的同学和我妈勾搭成奸,不感到可耻吗?况且我爸爸还活着,你不仅给我爸爸戴」绿帽子「,还占了我的便宜,让我怎么做人?我不打死你,怎能出这口气?!」

  「啊……我……是我错了……阿明……你放过我吧!我保证以后不敢了。」
  「真的吗?你拿什么保证?」我高举起木棍又要打他。

  「不要……不要再打了……我明天……就离开这里……到山上的亲戚家去,永远不回来了,我保证以后你不会再看到我,好不好?」

  「你要是不守信用,再让我看到怎么办?」

  「不会的……保证不会……我现在就走。」他为了保命,不顾疼痛,拖着骨折的腿和胳膊就要离开,但是明显力不从心。

  我把他扶到村外的一家小诊所门前,才把他丢下。然后话带威胁地问他:「你和别人讲是怎么受的伤?」

  「我……我是被一群小流氓打伤的。」他反应很快,迅速作出了答对。
  「你只要按你刚才说的去做,我就饶了你,以后永远也别让我再看到你。不然的话,我就去找你妈,也操你妈的屄,还操你妹妹的屄,最后还得整死你。」
  「我说话肯定算数,我在这里把伤简单的治一治,然后让我妈妈来一下,让她给我拿些钱就走,另外,如果有可能,我想办法让你得到补偿。」

  「你还能有什么办法补偿我,我这样打了你,以后你别再回来就行了。」
  「这个我肯定做到,你和我是老同学,过去对我那么好,现在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,我一要想法补偿你,而且我绝对不会怨恨你。」

  「快别说漂亮话了!我把你打成这样,你不恨我就行了。」

  「我说话算话,决不会恨你,而且我自己会用同样的方式补偿你,我妈妈也很漂亮,还有我妹妹……总之,我会让你心理得到平衡的。」

  「难道……算了……你还是先治伤吧!」我说着就把他扶进了诊所,然后也不管他有没有人照看,就扬长而去了。

  不过,这小子说话还真算数,后来真的没有再见到过他。我到他家也曾找过他,确实从那天起就从没回过家。他妈妈说他去山区的舅舅家了,并在那里结婚安了家。他妈妈知道他和我妈妈的事,为了替他儿子补偿我,他妈妈也让我操了几次,而且他妈妈还想把他妹妹嫁给我。估计是那小子安排的。这些都是后话。
  回家以后,我想劝一劝母亲别再干这丢人现眼的事,走到她的门口时,她的门敞着缝,我往里一看又有些不知所措了。原来母亲正躺在床上抠摸着她自己的浪屄,淫水都湿透了她身下的床单。就连我回家时开关门的声音她都没有听到。我无法进门只好悄悄地退回到客厅,等着她出来。于是我故意打开了电视。大概母亲听到电视的声音,知道我回来了,才走出了她的房间。

  母亲的脸色通红。她看我回来得这么早,似乎意识到了什么,显得有些惊慌,彷佛那个奸夫还在屋里似的。也可能担心我看到了她抠屄自淫。她那通红的脸一会儿又变得有些苍白了。

  「阿……阿明,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?」

  「妈,我去找我的好同学,可他不在,就回来了。不过,刚巧在咱家门口碰见了,他说是来看望你,还干了好事,我为了感谢他这么有心,就打断了他的腿和胳膊。」我面带怒气地说。母亲的脸色更加苍白,无言以对。

  「我想我这个做儿子当兵在外,没能好好孝顺妈妈,才招来同学关心,想想真不是滋味儿。我也不知道你这个当妈的是怎么想的!」

  「阿明……妈……不是……妈实在受不住……才……和他……」母亲已经被我吓得不知如何是好了。

  「你也不用解释什么,你这样做,怎能对得起我爸爸,又让我在外面怎么做人?!」

  我不想再听母亲说些什么,哪有儿子让母亲亲口说出她与人通奸的事?做儿子的怎能听的下去呢。所以,我只好留下两眼发呆的母亲,迳自到浴室洗澡去了。

  (四)母爱生情

  在浴室里,我反复想这件事,觉得自己对母亲是不是有些太残忍了。母亲才四十岁,爸爸又是那个样子,她怎能守得住呢!何况我连亲姐姐的屄都操了,怎能那么刻薄地对待母亲呢?尽管不愿意母亲有情人,也不该和母亲耍态度。我想,应该向母亲道个欠,宽宽她的心,免得她想不开出其他事。

  我洗完澡走出浴室,发现母亲已经不在客厅。

  我担心母亲因想不开而出事,就上了二楼母亲的房间,看到母亲呆坐在床沿,仍然一言不发,只是呆呆地看着我。

  「妈!刚才我太莽撞了,你可别多瞎想啊。」我走过去安慰母亲说。

  「阿明……是妈……对不起你……妈不该……和他……」母亲低声哭泣着。
  「妈……别想了,事情过去就算了,我不会怪你的,其实,我也不对,你刚四十岁,你有你的需要……算了……妈……别再想了。」

  「你能原谅妈妈吗?妈让人家玩了确实不对,而且还是你的同学,妈给你丢脸了。」妈妈还是内疚地说着。

  「妈,其实也没什么,是我太冲动了,你就别多想了,儿子绝对不怪你。」
  「那就好,妈是怕你以后看不起妈。是不是妈妈太轻薄了?你还会喜爱妈妈吗?」

  「会的,我是你的儿子,怎么能不喜爱自己的妈妈呢!何况我的妈妈是那么的漂亮。」我故意逗着母亲开心,还在她的脸上亲了一下。

  「好儿子,你能体谅妈妈,对妈这么关心爱护,妈更要对得起你。」母亲脸上的阴影终于散开了。但是我看得出她还有心事,我见她高兴了一些就离开了她的房间。

  可是,就在我准备睡觉的时候,母亲又来到了我的房间。

  「阿明……你大姐回台北了……」

  「我知道。她走的时候告诉我了。」

  「其实……你跟你大姐昨晚的事……妈都知道……」

  「这……妈……你……怎么……知道了?」

  「妈不怪你,妈知道是你大姐引诱你的。你跟你大姐好,妈也高兴。姐弟俩能够真心相爱更显得亲近。可是,妈还想说……如果……妈妈也那样引诱你……你会怎样?」

  「妈……你……你胡说什么呀?」

  「妈不是胡说,妈想了好久……妈办了对不起你的事……也没有别的办法补偿你……而且妈也需要男人……妈的屄里总痒得难受……与其让人家玩……还不如跟了儿子……娘俩相爱不是更好吗……刚才你还说妈是漂亮妈妈……妈听了真高兴……你喜欢妈漂亮就好……妈现在就把身子给你……让你操妈的屄……」母亲边说边开始脱衣服。

  「妈……你……我……这可不行……」我企图不让她脱下去,可是已经来不及。母亲身上的连身裙,一下子就掉落下来,里面只有一件三角裤,丰满的乳房,隆起的浪屄,茂盛的屄毛已从三角裤边缘露了出来,看来母亲是有备而来的。
  「阿明……妈……好不好看?妈比年轻的时候还漂亮,我知道,男人都喜欢漂亮的女人,妈的屄还不老,妈的屄正在好时候,你操着肯定舒服。反正妈的屄已经让人家玩过了,再让亲儿子操也没啥,刚才你亲妈的时候,妈就想,你不会拒绝妈的,你就操妈的屄吧!这样妈的心里才踏实。」

  「妈……我……不可以这样啊?哪有亲儿子和妈妈干这种事的?」

  「为什么不可以?你跟你大姐已经干了,难道你喜欢你大姐就不喜欢妈妈了?我已经想好了,我能让自己的儿子操,总比让别人操好得多。」

  「这……我……怎么能不喜欢妈妈……可是……亲儿子怎么能操亲妈妈的屄?」我真不知该怎么说才好了。虽然经妈妈这么明目张胆的诱惑,我也想和妈妈操屄做爱,可是还是心有余悸。

  「阿明……快抱我……不用考虑那么多……妈的屄瘾的难受……我知道你是最喜欢妈妈的……」母亲赤裸着身体搂住了我。

  「妈……不行啊……我们是亲母子啊……」

  「我不管,亲母子怕啥?你能操你大姐的屄,也可以操妈的屄……妈的屄又让别人玩过了,妈也不在乎了,妈的屄不能没人操……你难道希望妈再去找野男人吗?」

  「当然不希望……只是……太突然了……我……连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……一下子还不好接受……」我被母亲弄得不知所措了。

  「有什么不好接受的?也不是你要侵犯妈妈,而是妈妈自己愿意的。妈妈的屄让自己的亲儿子操,可说是肥水不流外人田,而且外人也不会知道。别考虑了,让妈舒服一下……你也过过瘾……操亲妈的屄……母子一起操屄……肯定会更好……来吧……别考虑了……你整个人都是从妈的屄里生出来的……现在就算是你把鸡巴还给妈妈……总可以吧……」母亲说着就开始脱我的衣服。我不知所措的任其摆布。最后母亲终于脱下了我的内裤,而我的鸡巴竟不知在何时,早已经勃起到了极点。

  「嘻嘻……儿子……你还装,看你的鸡巴已经变这么大了,不想操屄……怎么能硬起来……操吧……是妈让你操的……又不是你强迫妈妈……妈实在忍不住了……妈妈已经浪成了这个样子……把什么不该说的话都说了……你还在乎什么……来……快些操妈妈的屄吧……」母亲握着我的鸡巴,就往她的浪屄处摩擦。这时我被妈妈挑逗得也忍不住了,我也不管什么乱伦不乱伦了。

  「好吧,妈!既然你一定要让儿子操,我也就不管那么多了。」我肆无忌惮的握住母亲的双乳说。

  「这就对了……昨天在你门口……听你大姐和你操屄的时候……妈就想了……也让你操妈的屄……只是怕你不愿意……现在你知道了妈的丑事……妈也就不在乎了……听你大姐的声音你操得她那么舒服……妈就更想……让儿子操妈的屄……也省得妈去找别人了。」

  我看着母亲赤裸的身体,也产生了操她的强烈欲望。我第一次发现母亲的身子这么漂亮,她的大乳房和丰满的肥屄,确实诱人,我从内心也想操她的屄了。「那还等什么!操就操吧。妈妈这么好看,我还巴不得能操妈这样的美屄那!」
  「这就对了……来吧!操进来……趁你大姐不在……妈要好好享受一下……你说妈好看……妈就更高兴了……让儿子操妈的屄……也省得让外人占便宜了……」母亲说着就往床上一躺,并自动把双腿高举,露出肥大的浪屄,等我提枪上马。我也毫不客气地握着鸡巴,拨开母亲那两片肥大的屄帮子,「噗」一声就操进了她的浪屄深处。

  「啊……好……果然美……难怪你大姐……会叫得那么舒服……啊……再来……好儿子……用力操吧……妈还从来没有这么舒服过……」

  「你愿意,就让你爽个够。以后天天操你的屄。早知道妈的屄这么好操,儿子早就操你了。」我使劲的狂插猛送,直操得母亲浪叫不停。

  「那感情好……啊……有儿子天天操妈的屄……妈决不会再找别人……妈就盼着天天有人操妈的屄……用力操……好儿子……你操得妈好爽……比他操得舒服多了……要是你能早些回来……有你操妈的屄……妈也就不用找他了……他的鸡巴太小了……有儿子这么好的鸡巴……妈的屄谁也不让操……好……用力……把妈的屄操翻了……省得以后再偷别人……」母亲一直放肆的浪叫,我真怕引来邻居的怀疑。

  「妈,小声点,你想叫人家来参观是不是?」

  「嗯……妈太舒服了……总忍不住想喊叫……嗯……你爸的鸡巴……早就不行了……前些年妈一直忍着……这半年多实在忍不住了……才让那小子玩……现在好了……有儿子的大鸡巴操妈的屄……妈也满足了……你操妈的屄……舒服吗……妈的屄……妈的身子好看吗?……」母亲仍然极尽能事地小声呻吟着。
  「好看……妈的屄……妈的身子……哪里都好看……我真没想到妈的屄这么浪,以后就让儿子操你的屄,千万别再找野汉子了!」我一边猛操着妈妈的屄一边说。

  「好……以后妈……就听儿子的……有儿子操妈的屄……妈绝对不会再找别人……啊……用力操……妈快泄了……好儿子……妈受不了了……妈上天了……」母亲终于达到了高潮,我也将精液射进了母亲的浪屄里面,然后母子俩又搂抱着狂吻在一起。

  入睡之前,母亲说我那个同学只会用舌头舔她的屄,他的鸡巴太小,操过几次都不行,后来就很少让他用鸡巴操.她说那小子用舌头舔她的屄也能舒服一些。我对母亲说,他原来怎么操法都是过去的事了,以后就别再提他了。我还告诉母亲,她不仅容貌美而且浪屄也好看,还长着一对大乳房,儿子都喜欢。让她以后只要屄里痒痒,就由儿子给她满足,保证把她的浪屄操舒服。母亲听了很高兴,她说以后她的屄只让我操,啥时候想操都可以。

  为了让母亲高兴,我故意勾引她的兴趣:「妈,我真不明白,女人为什么多数都那么浪?女人的屄为啥都得让男人操?女人的屄操舒服时有什么感觉?」
  「这还用说吗,女人天生长着浪屄,就是让男人操的。女人的浪屄被男人操舒服了以后,那种感觉就像上了天一样,浑身都麻酥酥的,也像过电一样,屄里面就像有小虫子爬,那种感觉真是说不清楚。总的说就是特别好受、特别舒服。不然的话,女人的屄要是没人操,比什么都难受。妈为啥说妈的屄不能没人操呢,就是因为妈的屄只要没人操,就痒的受不了。」母亲越说越兴奋。

  「我说呢,那么多女人,宁可让别人笑话,也要偷人养汉。」

  「这回你该理解妈的屄为什么总想让人操了吧!你要不困,就再操妈一会儿,妈的屄里又痒痒了。」因为我的鸡巴还插在母亲的屄里,她说着就扭动起了屁股。我的鸡巴也不知什么时候又硬了起来。

  母亲干脆翻身到上面,用她的浪屄操开了我的鸡巴。

  「真舒服……阿明的大鸡巴……太好用了……妈的屄里面太美了……以后妈的屄就是儿子的了……妈的屄只让儿子操……妈也用大骚屄夹你的大鸡巴……让你也快活……啊……妈的屄里面……真美……呼哧……」显然母亲已经累得喘粗气了。我抱着母亲滚了一下,就又变成了我在上面操母亲了。

  我连续抽插了几十下,母亲很快就达到了高潮。这一次她浑身颤抖得很厉害,屄里收缩的也很紧,我的鸡巴在她紧紧收缩的浪屄里被夹得很快射了精。
  母亲如释重负地瘫软在了我的怀里。然后我也没把鸡巴从母亲的屄里拔出来就睡着了。一直到第二天早上醒来时,我的鸡巴仍然插在母亲的肥屄里面。
  其实,我早晨醒来之前,母亲早就醒了,她不情愿让我的鸡巴从她的屄里拔出来,所以就一直没动弹。看我醒了以后,她就开始扭动身子,我顺势又在母亲的屄里抽插起来,我还没有任何射精的感觉,母亲就达到了高潮。因为还要去看爸爸,我只好从母亲的屄里拔出了鸡巴。然后我们母子又互相搂抱了一会儿,我就起床去看父亲了。自从昨晚我操了母亲的屄以后,我对母亲也改变了一些看法,而且我操她的屄确实很舒服,亲生母子加上肌肤之爱,终归都是挚爱亲情。
  (五)姐弟合欢

  这一天,我去疗养院看父亲,有了新的发展。父亲的眼神已经不像以前那么呆滞,他曾有很长一段时间凝视端祥着我,似乎认得我,却又没表示什么。我想这是好兆头,也许我骗母亲和大姐的话能够应言,父亲会一天天好起来,我一直待到傍晚才回家。

  回家后发现大姐又回来了,而且客厅里还多了几个人。

  「阿明!都长这么大了,你还记得姑妈吗?」

  姑妈是父亲最小的妹妹,我上高小时她就嫁给了一位华侨,后来就没有消息了。

  「哦……怎能不记得……姑妈,好久不见了,你好吗?」我和姑妈搭讪着。另外两个女人我都认得,都是母亲的妹妹我的二姨和三姨,我和她们也有两年多没见了。

  「二姨,三姨,你们怎么也来了?发生什么事了?」我故作惊讶地问。
  「什么事也没发生?我们听说你退伍了,都来看看你!」二姨说。

  「呦!阿明,才两年不见,都变成大人了,又成熟又俊俏,长的真帅,真着人喜爱。我要是个大姑娘,准得追着阿明不放。大姐,咱们该给阿明找个对象了!」三姨寒喧着。母亲和大姐却一言不发,脸色不是很好看。

  「对啊!大嫂,该给阿明找个对像啦!我们家就这么一个单传,长得又好看,家庭条件也不错,肯定好找对象。早点成家,就不用挂心了。」姑妈也在一旁说。

  「不用着急,让阿明自己决定吧!」母亲这才用不冷不热的语调开了口。
  看着母亲和大姐的脸色,我才想到……莫非,这几个女人也是为了父亲的钱而来的?要不然,哪有这么巧?若是如此,她们想分钱的理由是什么?也许她们另有手段。

  于是我故意问:「姑妈、二姨、三姨,你们大老远的跑来,得多住几天吧?」

  「当然,当然,我跟你三姨这阵子没什么事,在家待着也无聊,就在你们这里多住一阵子吧!」二姨说。

  「那姑妈你呢?」我问。

  「我就难说了,我从国外回来,还没找到房子,先住一阵子再说,我想大哥大嫂不会介意吧!」

  「哪会!爸爸如果还认得姑妈的话,高兴还不及呢!」本来母亲要接话,可我看这几个女人说了半天,也没提父亲一个字,便故意抢着说。

  「哦!对了,姐夫现在怎样了,有没有好转?」三姨这才开口问。接着二姨、姑妈也问起了爸爸的情况。为了调她们的胃口,我仍然用骗母亲和大姐的话告诉了她们。

  当夜,二姨和三姨分别睡在三楼客房,姑妈则睡在楼下另一个房间。

  我想,大姐晚上一定会来找我。果然刚进我的房间,大姐就随后跟了进来,并把门反锁上了。大姐本来就长得就很好看,今天经过打扮就更显得漂亮。我们都是母亲一个屄里掰出来的,我长的就帅,大姐是女孩当然更好看了,而且她只大我三岁,今年才二十三,只是出嫁早些,十七岁她就结婚了。

  「阿明,大姐好想你!」大姐飞身扑进我的怀里。

  「大姐,没离成婚吧?姐夫会那么轻易答应吗?」

  「他说除非给他一百万,否则休想,阿明,这就看你的了。」

  「我说大姐,其实你让我操你的屄,就是为了爸爸的那笔钱。你跟姐夫离不离婚,根本不重要,不过你尽管放心,你是我的亲姐姐,又让我操你的屄,如果爸爸把钱给了我,还能少得了你吗?」

  「阿明,听你这么说,大姐把身子给你,也不算白给,既然都发生了,还在乎什么。来吧!大姐现在想的就是让你操屄,大姐没骗你,这几年大姐的屄,一直没人操,自从让你操了以后,大姐就一直想永远让你操,以后大姐的屄就是你的专用品了。大姐的屄跟你姐夫算是浪费了。我早晚还得跟他离婚,和你在一起才快活。」

  「那好吧!我的专用品,亲姐姐的小浪屄。我要好好地给你操舒服。你要永远跟我那就更好了。」我边说边把手伸进大姐的裙子里面,脱下了她的三角裤。
  「嗯……你好坏啊……比大姐还心急……」大姐也没脱裙子,就往床上一躺,张开大腿,露出她的小浪屄,等着我操.我也毫不客气的脱掉裤子,把鸡巴顶住大姐的小屄,「滋」一声就操了进去。

  「啊……嗯……真舒服……屄里太痒了……阿明……用力操……让大姐好好舒服一下……大姐的浪屄……你爱操吗?……」

  「爱操……大姐的浪屄……真水灵……就像一朵花……既好看又好用……越操越想操……」我打算速战速决,一边用淫荡话激发她的淫欲,一边狂插猛送着我的大鸡巴。

  「嗯……阿明……好弟弟……你喜欢大姐的屄就好……用力操吧……大姐的屄好用……你的大鸡巴更好用……大姐的屄以后就是弟弟的了……你啥时候想操就给你操……啊……姐姐不行了……啊……出来了……啊……」没几分钟大姐就举了白旗泄了出来。

  大姐把身子摆成了个大字,浪屄直冲着已经坐起来的我。我仔细欣赏了一下,无论身段还是浪屄,哪里都很匀称,确实好看。尤其是她的浪屄,大小阴唇还在颤抖着,就像一个小嘴要说话一样。屄里还往外流着我的精液。

  「大姐漂亮吗?」她看到我一直盯着她的身子,知道我在欣赏她的身段和浪屄。

  「漂亮,不然的话,我才不操你呢!」

  「我知道,你会喜欢大姐的,其实,大姐的浪屄早就让你操过了。你小时候,我就把你的鸡巴塞进过姐姐的屄里,只可惜那时你还不懂操屄,结果给姐的屄里尿了一泡尿。」大姐说的我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  「现在,我会操屄了。以后总把你操舒服。你的屄里面不痒了吧?操舒服了就先回房去休息。你信不信,过一会儿还会有人来让我操.」

  「你是说她们……」

  「你还不清楚姨妈和姑妈她们的目的吗?」

  「可是……」

  「可是什么,有好处少不了你的。我们是亲姐弟,而且你的屄也给我操了。你就放心地回房休息吧!」听完我的话,大姐穿好衣裙顺从地回房走了。

  我心里已有盘算,反正我连母亲和姐姐的屄都操了,其他自愿送上门的,我都照单全收,况且这几个女人都长得很漂亮,我想她们的浪屄也一定很好用。至于父亲是否真的有钱留给我,到时候再说。

  (六)姑侄情缘

  大姐走了没多久,果然有人来敲门。

  「阿明,阿明,开开门,姑妈有话跟你说。」

  我打开门一看,姑妈穿着半透明的粉红色簿纱睡衣,里面的内衣裤清晰可见。姑妈是父亲最小的妹妹,今年才二十六岁。

  「姑妈,什么事。」

  「也没什么大事,姑妈睡不着,想跟你说说话。」

  「好啊!姑妈,就到你房里去说吧,我这里不方便,妈妈她们还可能进来。」

  「对,对,就到我房里去吧!」

  我一进姑妈的房间,就从背后抱住了她。

  「阿明……这……」姑妈被我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。也许她本来准备一步步的诱惑我,我这么一来,她的所有准备都用不上了。我还大胆地握住了她的双乳。

  「啊…阿明……你干什么……不可以的……我是你姑妈呀……」

  「我想好好亲亲姑妈……」我也不管姑妈是否愿意,就脱下了她的睡衣,又解开了她的胸罩,两个大肉球露了出来。

  「阿明……你……你别乱来……你也太大胆了……」姑妈嘴里这么说,却没有一点生气的表示。

  「姑妈,我们这样才更亲近。」我的手已经伸进姑妈的三角裤里面。

  「这……这么……不好吧……」

  「有什么不好?我陪你睡觉,操你的小屄,就是最好的亲近方式。」我已经脱下了姑妈的三角裤,也脱光了自己的衣服,把粗大的鸡巴亮给姑妈看。

  「姑妈,喜欢吗?」

  「这……你……好大……姑妈担心……」

  「担心什么?」

  「担心姑妈的小屄装不下你这么大的鸡巴。」姑妈这时也不假装了。

  「那就试试看吗!我准能把姑妈的屄操舒服。」

  「你要轻点哦!姑妈的屄好久没人操了。你别把姑妈操痛了」姑妈说着就躺在了床上。我把姑妈的双腿往肩上一架,就把大鸡巴操进了姑妈的浪屄里面。
  「嗯……好久没操屄了……啊……阿明的鸡巴真大……真好……姑妈好舒服……姑妈的屄里面好痒痒……使劲操吧……」

  「姑妈,你是不是也怕我拿到爸爸的钱不给你,才让我操你的屄?」

  「啊……不是……你怎么这样说呢?姑妈就是图个痛快。姑妈比你才大六岁,正是风华正茂的时候,看到你长得这么壮,怎能不想和你快活呢?」

  「这也可能。不过,我亲妈、亲姐姐都是为了爸爸的钱,我想你们也是同样的目的。不然的话,你怎能让亲侄子操呢!」

  「啊……你是说……你妈妈她们……也……」

  「没错……妈和大姐都让我操过了……」

  「啊……怎能……这样……啊……我还以为……只有姑妈和你最亲近呢!……」

  「其实,你们都是我的亲人,只要我拿到爸爸的钱,都少不了你们的好处,但给谁多少,就要看我喜欢谁了。」

  姑妈听我这么一说,更显出了亲昵的表示,不断地扭动她那肥大的臀部,配合我在她的屄里狂插猛送。

  「阿明……姑妈一定会让你满意的……以后姑妈的屄就是你的了……姑妈从小就爱操屄……你不知道……姑妈出嫁以后……你姑父在外搞女人……我一气之下……曾让三个男人一起操过……结果把他们都累趴了……我还一点事也没有……」

  「看来,姑妈操屄还是老手了。这回你就试试亲侄子的鸡巴吧,保准能满足你。」

  「那敢情好……你的鸡巴这么大……肯定能把姑妈的小屄操舒服……用力操……姑妈的屄里浪水特别多……你啥时候想操都可以……哎呀……姑妈……快不行了……完了……」姑妈终于达到了高潮,我也在一阵狂插之后把精液射进了姑妈的浪屄里面。

  姑妈被我操得已经有些精疲力尽了。她说:「姑妈困了,你就搂着姑妈睡吧!等一会儿醒了,姑妈再让你操.你就把鸡巴在姑妈的屄里插着吧。」

  「姑妈,我得回房去,一会儿说不定还会有人去找我。我还得操她们的屄呢!」

  「你可得注意身体,连着操屄会伤身体的。」

  「姑妈,放心吧,我能连着操屄而不射精,操多少都没事。我给姑妈的屄里射精,是想让你怀孕给我生孩子。」

  「那就更好了,姑妈嫁出去这几年一直不怀孕,也许命中注定要生你的孩子。你就加紧操姑妈的屄吧。」

  「姑妈,你先睡吧,我回房去等她们。」

  「等一下,你再好好看看姑妈的屄,省得你操了她们的屄就把姑妈的屄给忘了。」

  听了姑妈的话,我只好又欣赏了一会儿姑妈的浪屄。一边抠摸一边看,我的鸡巴很快又硬了起来。为了让姑妈放心,我又把鸡巴操进了她的浪屄里,抽插了几十下,姑妈就又达到了高潮,而我却没有射精。

  「姑妈,这回满意了吧?」

  「满意,太舒服了,姑妈都成一滩泥了。你要是再操一会儿,非把姑妈操死不可。看来阿明的操屄本事真了不得。姑妈算是服了。能让阿明操屄真是太美了。」

  我从姑妈的屄里拔出鸡巴,在她的脸上亲吻了一下,又抠了几下她的浪屄,才离开了姑妈的房间。

  (七)三姨加盟

  回到我自己的房间。推开门一看,母亲早就在此等候了。

  「阿明,累了吧!刚才看你和你姑妈正操得火热,我只好在这儿等你了。」
  「妈,你也想了吗?」

  「妈当然想,只是你连续操了你大姐和姑妈的屄,还有精神操妈的屄吗?」
  「没事的,我的身体这么壮,操多少都不耐事,如果妈的屄痒痒,我就给妈好好操操.我还最愿意操妈的屄。」

  「好孩子,你真能体贴妈妈,不过千万别把身体搞坏了。」母亲说着就依偎到了我的怀里,开始抚弄我的鸡巴。我的鸡巴本来就没有软下去,经过母亲的抚弄就更硬了。

  「阿明,帮妈脱衣服,好不好?」母亲有点撒娇地说。

  「好哇。」我先脱下了母亲的睡衣,她里面穿的三角裤特别性感,浅黄色而且透明,整个屄就像露在外面一样。

  「喜欢吗?这是妈特别为你买的。」

  「喜欢,很好看。」我欣赏着这件内裤,顺便把手伸进里面抠摸着母亲的屄。

  「嗯……好孩子……妈的屄里面……好痒痒……妈真恨不得把你的鸡巴……一直操在妈的屄里……」母亲把两腿岔开,让我把手指抠进了她的浪屄深处。
  「妈,你的屄确实很好看,我特别愿意操你的屄。」我一边抠着母亲的屄一边说。

  「那就好……只要你喜欢……妈的屄……你随时都可以操……妈的屄……就怕没人操呢……妈的屄太痒了……快把鸡巴操进来吧……」母亲已经全身酥软的躺在了床上。我脱下她的三角裤,抬高她的双腿,「噗哧」一下,就把鸡巴操进了母亲的肥屄。

  「嗯……啊……好爽……早知道……儿子有这么……好的鸡巴……妈早就让儿子操了……啊……以后妈的屄痒了……就让儿子操……妈好爽……操得妈好舒服……妈的屄真没白长……有儿子这么好的鸡巴操……妈的屄算是满足了……」母亲大声的浪叫着,我任凭她发泄着淫欲,再也不怕别人听到了。

  我在母亲的屄里抽插了几分钟以后,听到门外有轻微的脚步声。我猜想可能是大姨或者三姨,因为大姐和姑妈都被我操过了,不会这么快就又有了淫欲。于是我从母亲的屄里拔出了鸡巴,悄悄的来到门边,突然用力把门打开。原来是穿着性感睡衣的三姨。

  「阿明……你……我……啊……」三姨看到我全身赤裸,鸡巴坚挺着,上面还沾满着母亲屄里的淫液,她有些不知所措了。

  「三姨,进来吧!」我将三姨拉进了屋里。这时,三姨才发现母亲赤裸着躺在床上,双腿大开,露着浪屄,淫水沾湿了屄毛,她知道母亲正在和我操屄做爱。

  「大姐……你……你们……天啊……」

  「怎么,你想说我们母子乱伦是不是?三妹啊,大家都一样。你穿着这样透明的睡衣来找阿明,不也是想让你外甥操吗?」母亲在床上来了个实话实说。
  「三姨……」我从后面搂抱住三姨,开始搓揉她的乳房。

  「阿明……不……不要这样……」三姨开始还有些故作姿态地挣脱,我搂抱着她,并脱去了她的睡衣,她的美妙的胴体赤裸在我的面前。三姨也明显顺从了我的摆弄。

  「三妹,你就放心吧!阿明拿到钱,绝对不会亏待你的。你不知道阿明的大鸡巴有多好用,我这当妈的都忍不住想天天让他操,你试试就知道了。」

  「真的吗?……那就让我也尝尝吧!……我还真有些日子没操屄了……」三姨被母亲说服了。我随即扶着三姨和母亲并排躺在床上。

  「妈,你先等一下,我先操三姨,等一下再操你,保证把你们的屄都操舒服。」三姨今年三十岁,长的和妈一样漂亮,而且比妈年轻十岁。

  「没关系,先让你三姨尝点甜头,妈在一旁帮你。你要愿意就把我们俩换着操,那样肯定更刺激。」母亲说着就脱去了三姨的三角裤。三姨是这些女人当中最美丽时麾的,大姐固然年轻,却没有她的貌美。三姨那全身赤裸的美丽胴体,令我迫不及待地想马上占有她。三姨也紧抱着我狂吻不停。而母亲则在下面用舌头舔弄着三姨的浪屄。

  「啊……嗯……阿明……大姐……不要……快操我的屄……我的屄痒得受不住了……」我和母亲上下夹攻,把三姨的淫欲激荡得越来越强烈。

  我也有些耐不住了,握着鸡巴就操三姨的浪屄,可是用劲插了好几下,就是操不进去,母亲在一旁看着也着了急,她帮我把三姨的屄帮子拨开,握着我的鸡巴往三姨的屄里插。

  「可以了,阿明,操吧!你三姨的屄天生就紧,要操进去就得费力。」我用力一操,终于把鸡巴操进了三姨的小紧屄。

  「啊……阿明……先轻点操……别把三姨的屄操痛了……」三姨的屄确实又窄又小,我的鸡巴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感,整个鸡巴都被三姨的屄夹得紧紧的。

  「三姨……你的屄真紧……好棒……」我慢慢的抽送,体会着三姨的紧屄带来的快感。

  「嗯……三姨也……好充实…好美……太好了……真舒服……大姐……你儿子有这么好的大鸡巴……也不告诉我……啊……自己享受……真自私……」
  「三妹,你真是得便宜卖乖,这不是让给你了吗?」母亲在一旁看着也是春心荡样,拉着我的手去抠摸她的屄,而她自己还揉搓着乳房,完全一副自我陶醉的样子。

  「阿明……三姨好舒服……屄里就像有小虫子爬……用力操……我快不行了……出来了……」三姨被我操得很快达到了高潮。

  母亲看我还没射精,马上让我趴在了她的身上。

  「快……好儿子……操我……用力操我的屄……妈等好久了。」母亲的淫荡模样实在令人难以想像,她握着我的鸡巴就急忙地塞进了她的肥屄。我在母亲的肥屄里面抽插了一阵子,很快就有了要射精的感觉。

  「妈……我快要射了……」

  「好……妈也快泄了……坚持一下……把精液射进你三姨的屄里面……妈的屄里已经吃饱了你的精液……这次就射进你三姨的屄里……」母亲一阵颤抖,她达到了高潮。我马上把鸡巴从母亲的屄里抽出来,很快又操进了三姨那湿淋淋的小屄,刚操进去就开始了射精,我一边射精一边在三姨的小紧屄里抽插,操得三姨又是一阵浪叫。我的鸡巴射完精液还没马上软下来,又把三姨操得泄了一回。
  这时,我也确实感到有些疲乏,两只手分别抠着母亲和三姨的屄睡着了。
  (八)征服二姨

  第二天早上醒来时,已经快中午了。家里只有二姨坐在客厅里,其他人不知都到哪里去了。

  「二姨,我妈她们呢?」

  「谁知道?一大早就都神秘兮兮的走了。」

  这时,电话铃响了。我拿起电话,是母亲打来的。

  「阿明啊!我把你三姨、姑妈、大姐都叫出来了,家里就剩下你和你二姨,该怎么办,你明白了吧!你二姨不那么好对付,她保守得要命,你要想操她的屄,就得多费点心思。妈和你三姨、你大姐商量好了,我们都决定跟你了。还想让你二姨也像我们一样跟你。」

  原来这是母亲她们设的计,想让二姨也加入她们和我淫乱的行列。

  我心里盘算着,二姨比母亲小四岁,正是狼虎之年,性的渴望与需求一定不比母亲她们差,况且母亲和三姨都是天生的浪屄,我想二姨也不会那么纯洁吧!
  我坐在二姨跟前说:「她们都出去了,就让我陪着二姨吧!」

  「当然好啦!二姨就是来看你的嘛!」

  「二姨,你真好。」我边说边搂抱二姨。

  「阿明,你怎么跟小孩子一样撒娇。」

  「我才不是小孩子呢!我已经长大了。」

  「在二姨眼里,你总是小孩子。」

  「那我就给你看看我是不是长大了,你先把眼睛闭上。」

  「小鬼头,说你小还不服气,你看,又玩小孩子的把戏。」

  「哎呀,二姨,你闭上眼睛,我保证让你看到以后,就不会再说我小了。」
  「好好好,我闭上眼睛就是了。」二姨说完就闭上了眼睛。我偷偷的解开裤带,将鸡巴拉了出来,因为期待着二姨的肉体,一下子就硬起来了。我站起身,将鸡巴放在了二姨的面前。

  「二姨,你可以睁开眼睛了。」

  「啊……你……这是干什么……太乱来了……快把裤子穿起来。」二姨的口气似乎有点生气,可是眼睛却依然盯着我的鸡巴。这就使我更大胆了,我扶着二姨的头,往我的鸡巴上靠。

  「阿明……住手……不可以……」二姨的脸已经碰到了我的鸡巴,显得相当激动。

  「谁叫你说我小,我就给你看大的,你说,我的大不大?」

  「大……不……阿明……不可以这样……」二姨把脸转了过去,可是却用手抓住了我的鸡巴。我感到二姨没有发火,就是好的开端。

  于是,我又把鸡巴放在二姨的嘴唇上磨蹭,终于二姨张开嘴将鸡巴含了进去。

  「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」二姨虽然含进了我的鸡巴,但是仍然保持被动,我只好像操屄一样在她的嘴里抽送起来。

  「二姨,你动一下嘛!」二姨终于握着我的鸡巴开始主动的吸吮、吞吐起来。

  「嗯……嗯……」我一手扶着二姨的头,享受她吸允鸡巴的快感,另一只手隔着衣服开始揉搓她的乳房。

  「啊……阿明……你……你好坏……欺负二姨……」二姨杏眼含春的说。
  「二姨,喜欢我坏吗?」

  「讨厌死了。」

  我又把手伸进了二姨的裙子里面,二姨的三角裤已经湿润一片了。我掀开她的裙子,哇!二姨穿的是一件黑色的窄小蕾丝三角裤,小得屄毛都露出了一大半。二姨果然跟她的姐妹们一样,都是浪劲十足。

  「不……不要在这里……阿明……我们到楼上去……」

  「二姨,你放心吧!刚才我妈说了,她们要很晚才回来。」

  「这……」我没等她说完就开始脱光了她的衣服,只留下那件性感诱人的三角裤。

  「阿明……你……也脱了吧……」我这才恍然大悟,脱掉了自己的衣服。二姨这时已经淫态百出,猴急的再次把我的鸡巴含进她的嘴里。

  「嗯……好大……操进屄里准舒服……」二姨吸允了一会儿我的大鸡巴,就有些急不可待了。

  我也忍不住将二姨压在沙发上,抬起她的双腿,把她的三角裤掀开一个边,便露出了她的浪屄,我把鸡巴对准屄眼儿用力一操,就全根插进了二姨的浪屄里面。

  「啊……好舒服……好……好久没这么操屄了……啊……真舒服……太爽了……阿明……二姨的屄……美不美……二姨的浪屄……和你妈、你三姨的屄都一样……都长的好看……还特别好操……」

  「二姨……你的屄确实很美……夹得我好爽……以后我得经常操二姨的屄……」

  「行……你愿意操二姨的屄…二姨就不走了……天天让你操二姨的屄……也省得二姨的屄闲着……你的鸡巴真好用……啊……姨妈让你操得……好爽……大姐要是知道……她儿子有这么好的……大鸡巴……一定不会放过的……也会让你操她的屄……」

  「二姨……我告诉你吧……我妈……她早已经用过了……还有……三姨……姑妈……大姐……她们的屄都让操过了……只剩下你的屄刚让我操……」

  「什么……好哇……三妹……她们竟然不告诉我……都太自私了……」
  「二姐,你这不是已经在享用吗?」门口传来三姨的声音,接着,母亲,姑妈,大姐都陆续的走了进来。

  「啊……好哇……原来你们……是串通好的……啊……你们设好了圈套……让我钻……我上你们的当了……不过……也挺美的……」

  「哎唷,二姐,我们若不给你机会,你哪能像现在这样快活呀,不喜欢的话,我们让阿明别操你了,我们的浪屄还等着让阿明操呢!」

  「不嘛……得先把我的浪屄操舒服……我还没爽够呢…………阿明……用力操二姨的屄……把二姨的屄操翻……让她们眼红……啊……大姐……你可好了……有这么好的儿子……这么好的大鸡巴……想天天操屄都可以……我真是羡慕死了……」

  「那有啥,咱们就一起让阿明操吧!你们说,怎么样?」母亲说。

  「当然可以啦!反正大家都开诚布公,没什么秘密了。」三姨说。

  「那怎么少得了我呢!」姑妈在一旁已经脱下了她的洋装,只穿着性感内衣裤。

  「阿明,你再看看三姨的吧!」三姨也脱光了衣服,里面是一套红色的情趣内衣裤,包着骚屄的只是一小块透明细纱,整个屄和屄毛都露了出来。

  「我的也不差吧!」母亲也脱下了裙子和上衣,她没戴胸罩,两只大乳房袒露着,下身只穿一件粉红色的性感三角裤,一样窄小得摭不着屄毛。

  「大姐……你呢……」我一边操着二姨的屄,一边看着她们脱衣服。

  「我……」大姐缓缓的脱下衣服。她穿的是一件半透明的白色三角裤,屄帮子和屄毛都露着,而且从屄里流出的浪水已经湿透了三角裤。

  「啊……阿明……快……二姨快不行了……要出来了……啊……出来了……」二姨被我操得达到了高潮,已经泄了身。

  「哎呀……好爽……真舒服……你们该谁啦?」二姨说。

  「我是阿明的亲妈,当然是我先来。」母亲说完就主动坐在茶几上,张开她的双腿,敞开了她的浪屄,她的浪水已经湿润了屄帮子。

  「好吧,我就先操妈妈的浪屄!」我从二姨的屄里抽出鸡巴,拨开母亲的三角裤,就操进了母亲的肥屄。

  「嗯……啊……好儿子……不愧是妈的亲儿子……操的妈好舒服……妈的屄从来没有这么舒服过……大家一起操屄……真刺激……」

  在我操完二姨又操母亲的时候,其他人也没闲着。二姨泄了以后还在搓揉着自己的乳房,享受着高潮后的馀韵。姑妈则用她的乳房在我的背上摩擦。大姐和三姨每人抓着我的一只手,塞进她们的三角裤让我抠摸着她们的浪屄。

  「啊……好儿子……操死妈了……妈的屄……给你操翻了……啊……好棒呀……再来……用力操……我的屄里……好舒服……」母亲不停的浪叫着。

  这时,我想从后面操母亲的浪屄,刚把鸡巴从她的屄里拔出来,还没来的急让母亲换姿势,大姐就迫不急待的一口把我的鸡巴含了进去,上面还沾满着母亲的淫水。

  「哎呀!乖女儿,别急嘛!先让妈过了瘾,等一下就轮到你了。」妈妈翻过身抬高了臀部,她知道我要从后插位操她的屄。大姐有些恋恋不舍地将鸡巴吐出来。我随即又把鸡巴操进了妈妈的肥屄里面,妈妈又是一阵夸张的浪叫,彷佛她是故意向这几个女人示威似的。

  我在母亲的浪屄里抽插了一阵子以后,终于将精液射进了她的浪屄里,可是姑妈、大姐和三姨都不断的抗议,说我只操母亲的屄不公平,让我也操她们的屄。实在不得已,我稍微休息了一下,就又连续操了姑妈、大姐和三姨。而且我越操她们的屄,就越精神,直到她们都被我操得精疲力尽,没人再要求让我操屄,我才让鸡巴闲了下来。从中午到晚上八点多,这五个女人的浪屄,让我反复的操了又操,最后我在三姨的屄里射了精,才准备回房休息。

  客厅里则是一幅令人心神荡样的淫靡画面。五个女人赤裸裸的七横八竖的躺着:二姨躺在沙发上,浪屄红肿的敞开着;姑妈靠在二姨的肚皮上,一支腿放在茶几上,淫水流满了大腿,三角裤还挂在腿上;三姨则是大敞着浪屄躺在地板上,淫水正因高潮刚过而不断的涌出;妈妈躺在桌子上,一支腿垂在地板上,肥屄还在不断的收缩着;大姐则是媚眼含春的坐在地上,靠着沙发边直愣愣地望着我,一副满足的神情。我看着大姐,以为她还想让我操她的屄,就走过去把鸡巴插进了她的浪屄里。可是没操几下,大姐的身子就连续颤抖,把她舒服得晕了过去。我只好把鸡巴插在她 的浪屄里 ,给她温存着,等她醒过来以后,我才回房睡觉去了。从那天以后,大姐总是要求我把她操得晕过去,她说那是她从没有过的感觉特别舒服。可我很难办到每次都把她操得晕过去。我知道大姐这么要求,无非就是为了让我多操几次她的浪屄。

  (九)六女共夫

  第二天一早,我接到疗养院的通知,说父亲已经清醒,想见我。我急忙赶到疗养院,看见父亲坐在病床上,尽管形体消瘦,但是精神很好,根本不像有病的样子。

  「阿爸……你……」我惊讶的问。

  「阿明,你听阿爸慢慢跟你说。这半年来,阿爸一直在等你回来,忍得好苦。实话告诉你,阿爸根本就没有疯,这一切都是阿爸故意安排的。」

  「阿爸,你果然没疯,她们也都这么认为。但是阿爸,你为什么今天才说出来呢?」

  「阿明,我是想给你几天时间去多了解一下你妈和你大姐。其实在半年以前,我就知道你妈背着我在外面有野男人。这倒没什么,爸爸这两年不行了,可她却想用我的钱去倒贴给那个小白脸。这就让我没法接受了。你大姐更是为了钱,竟然用肉体诱惑爸爸,可惜爸爸已经不行了,根本没法操屄。我也和你大姐试过,她把浪屄亮着,还吸允我的鸡巴,可就是硬不起来。你大姐越是诱惑我,越让我受不了。我想摆脱她们娘俩,也实在不想把钱给这两个女人,所以就装疯卖傻躲到了这里。刚开始那段时间,这两个女人还每天来纠缠我,总想让我告诉她们钱的下落,我就一直装疯,她们也没有办法,后来就不再来了,我倒过得很清静。可是,我不能总是这样在精神病院呆下去,我一直等着你回来,现在我终于可以了却心愿了。」

  爸爸说着从床底下拿出来一个小盒子,然后接着说:「爸爸的钱已经把一大部分存到你的户头上,这是存摺和密码,总共五千万,你想怎么使用,我不干涉。这是老爸对你的一份心意,你就是再分给她们,我也不反对。我自己留了一部分。我已经决定离开这里,到国外去住,顺便治疗一下我的老毛病。」

  「阿爸……」父亲这一番话使我听得目瞪口呆。只是他还不知道,我不但操了母亲和大姐的屄,还操了姑妈和姨妈的屄,而且她们也都是为了这笔钱。我还准备长期操她们的屄。因为这五个女人确实很漂亮,浪屄也好用,即便找媳妇也难找到比她们好的。

  「好了,你回去吧!我下午就走。你回去就说我到国外去治病了。钱的事,给不给她们,由你自己决定。我的心愿已了,也就不再过问这些事了。以后你好自为之,爸爸也不准备回来了。爸爸留下的钱够爸爸养老用了,你也不用担心爸爸。」

  「可是……我和她们……」我想如实地告诉爸爸我与母亲和大姐的情况。
  「你不用说了,我猜得到,无所谓,即便你妈诱惑你都不用在乎,你只要能控制她们就没什么事。她们要是让你操她们的屄,你如果愿意就满足她们,也省得她们偷人养汉更丢人。你满足了她们的淫欲,说不定她们还能真的对你好。你也不用在乎什么乱伦不乱伦的,只要她们真心对你,你就只管操她们的屄,总比她们到外面去胡搞还强得多。爸爸绝对赞成。她们对爸爸是肯定不行了,她们长的漂亮,离不开男人的鸡巴,我又偏偏是鸡巴不行了,所以我得离开她们。其他的事我就不管了。爸爸相信你会处理好的。以后爸爸如果需要你,爸爸会设法通知你的。」爸爸拦住了我的话,并很明白的嘱咐了一切。

  「爸爸,您真的料事如神,她们确实都让我操过了。妈妈的那个小白脸也被我打跑了。妈妈说,她离不开男人,所以就让我操了他,她还说她只有让我操,才能使阿爸的心理得到一些平衡。」

  「这个娘们儿,还真能猜度我的心思。我也确实是这么想的,与其说她让外人去操,还不如让我的儿子操.只有这样才不算丢人。包括你大姐,浪的不知让多少人操过了。现在她只要死心塌地的让你一个人操,我也就满意了。」

  爸爸说到这里,笑眯眯的看了我一眼,继续说道:「怎么样,你妈妈和你大姐还算是很漂亮的。我想你也会满意的。以后你只要控制好她们,她们绝对不会象对待阿爸这样,肯定能对你很好的。因为她们是天生的浪货,只要能有个让她们舒服的大鸡巴,她们就会对你服服贴贴。你就尽情的享受她们吧!说不定她们还能为你生儿育女呢!不管怎么样,你给她们操出来的孩子,也是我的血脉。生的越多我越高兴。」说完爸爸开心地笑了。

  我离开疗养院以后,一直想着如何对付那五个女人。她们肯定会知道父亲醒过来的事,也会知道钱的下落,瞒着她们也没用,干脆就按照爸爸嘱咐的,用这些钱来控制她们吧。

  果然,我刚进门就是七嘴八舌的连番追问。

  「好啦!你们只知道钱,没有一人关心阿爸怎么样,实在让我失望。老实说吧,阿爸确实给了我一笔钱,至于给了多少,能分给你们多少,我还没考虑好,也许要看你们的表现。谁再跟我吵钱的事,我第一个就不考虑。」她们听我这样说,再也没敢多问。

  后来,这五个女人都使出浑身解数,各自用最淫荡的方式来讨好我。她们各有各的美妙,操着她们的屄总有一种特别的乱伦快感。妈妈总是摆出一副媚态,我操她的屄时,快感特别强烈。大姐则有年轻女人的魅力,她的小屄似乎永远都喂不饱。三姨则活泼淫荡,我操她的屄时,特别喜欢她发疯似的浪叫,而且引起其他女人的忌妒。姑妈则喜欢用各种不同的性感内裤来制造情趣,我喜欢不脱她的三角裤,从旁边操她的小屄。二姨是特别重感情的女人,她从没提过钱的事,而且她让我操屄特别有经验,总是让我玩的很开心。

  她们的浪屄更是各有特色。母亲的屄肥厚匀称,乳房肥大,特别性感;姑妈的屄阴毛稀少,裸露着骚屄的全部,再加上她的性感内裤,撩人性欲;大姐的屄鲜嫩细腻,大小阴唇好像会说话,浪气十足;三姨的屄就像处女一样,和她操屄时,开始总是把鸡巴夹得紧紧的,越操越舒服;二姨的屄老练成熟,我的鸡巴操进去以后,她的屄里总是能一紧一松的收缩,操着特别舒服。总之,这五个屄,我都喜欢。开始那些天,我总是把她们每个人的屄都至少轮流操一次。后来干脆让她们五个人一起陪我,轮换着操她们的屄。而且经常让她们并排躺在一起,我想操哪个就操哪个的屄,还可以操着一个屄,再抠摸着另外一个或两个屄,玩得确实很开心。她们为了让我省劲,还经常采用旱地拔葱的女上位姿势,由她们五个轮流在上面用屄拔我的鸡巴,我在下面尽情享受她们操我的乐趣。各种姿势、各种位置的操屄方法,她们都让我用过了。

  没过多久,她们都一一怀了我的孩子,除妈妈和姐姐之外,其他三人都回去办了离婚。二姨还把她的女儿玲玲也带来了,她女儿是我的表妹,今年十六岁。二姨说玲玲特别喜欢我,让她将来给我当媳妇。她们回来的当天晚上,二姨就让我和玲玲同了房。玲玲长的比二姨还俊俏,小屄也好看,屄毛还没长出来,也许她的小屄将来就是白板了。我给她开苞时,费了好大的劲,才把我的大鸡巴操进了她的小嫩屄,痛的她直流眼泪,因她的处女膜破裂还流了不少血。到后半夜我再操她的小屄时,她才感到了很舒服。那一夜我把表妹的小屄操了三次,给她的小屄灌满了我的精液。她也很快就怀上了我的孩子。有了玲玲以后,我对她确实有些偏爱,因为她才是唯一完全属于我的女人,而其他五个女人的屄势必都让别人操过了。我操玲玲的小屄也有一种特别新鲜的快感。玲玲也特别爱我。她和那几个女人的关系也都很好,因为她年龄最小其他人也都让着她。

  我把一切事情都处理好之后,专门到外地买了一幢别墅,她们六人都跟我搬了过去,远离了家乡。搬家的那天,按照三姨的主意,她们还和我玩了一次游戏,她们全都脱的赤身露体,在客厅排成一排,翘着臀部,露着浪屄,让我轮流一个一下地操进去。如果我把精液射在谁的屄里,就赏给谁一件礼物,结果第一回合射进了三姨的屄里。其他五人则要求继续玩下去,最后是统统有奖,每个人的屄都让我射进了精液。最让我感到高兴的是她们六人互相之间都很和睦,没有任何争风吃醋的事情发生。她们一起让我操屄时,她们之间还能互相调情解闷。有时我还专门看她们互相做爱,两个人一组互相吸允乳房和浪屄,也很开心。
  我不知道这样的生活能维持到什么时候,但是可以肯定,她们后来让我操屄,绝对不再是为了要钱,而是深深地爱上了我,也许是爱上了我的大鸡巴。我有六个漂亮的女人陪伴,而且老中青少各年龄的全有,能够天天操她们各有特点的浪屄,确实感到很幸福。她们能够经常享用我的大鸡巴,也从操屄做爱中得到了满足。后来我名义上和玲玲重视结了婚,实际上她们六个女人全都是我的老婆,只是称呼上我依然还是按原来的辈分称呼她们。

  (十)痴情母女

  一年以后,这六个女人都生了我的孩子,而且都很健康,没有任何因为近亲而造成的异常后果。有了孩子以后,这六个女人更是对我死心塌地的忠诚了。她们之间也相处的非常和睦,包括和我睡觉操屄,都是互相谦让。一家人欢天喜地,十分幸福美满。

  可是家里的人口多了,开销也自然越来越多,父亲留下来的钱逐渐减少,我不能再无所事事。于是,便拿出一部分钱开了一个公司,充分发挥我的聪明才智,很快就使公司办的红火了起来,从而增加了可观的收益。

  为了扩大规模,我决定公开招聘一些业务人员。就在面试那天,我又增添了一个意外的惊喜。

  前来应聘的人当中,有一个叫马桂花的女孩,这个名字和我那个同学(我妈妈原来的小情人)的妹妹完全同名同姓。开始我还以为是重名的巧合,可是一见面却正是他的妹妹。而且陪同她前来应聘的还是她的妈妈。

  我见到她们以后,便让助手代替我继续搞面试,而我则把她们母女带到了我在公司的休息室。

  「真没想到,能在这里见到你们!」我一边给她们拿水果、饮料一边说。
  桂花的妈妈说道:「我们娘俩找你找的好苦,你悄悄的搬了家,我们也不知道你搬哪里去了。为了找你,我和她爸爸离了婚,就带着桂花四处查访你。已经找了你一年多了,前两天看到你们公司的招聘广告,询问以后得知公司老板的名字和你的名字一样,就抱着试试看的心里让桂花来应聘。现在总算找到你了。」她激动的说着,眼里饱含着泪水。

  「让你们受苦了。可是,你们非要找到我干什么?我家里的事你们可能也知道,我是没有办法才搬了家。」我边问边解释的说。

  「我们怎能不找你,从我让你操了以后,我就死心塌地的想跟你了,还有我答应把桂花嫁给你,总不能说话不算数吧!现在我就把桂花交给你了,至于我,你愿意要,我就留下,你若不愿意,我就走!」

  「可是,我已经和我表妹结了婚,另外你也可能知道,我还有五个女人,你们娘俩能接受吗?还有,桂花是心甘情愿的吗?你可不能强求她。」

  这时,桂花说了话:「明哥,我小时候就喜欢你,妈妈说让我嫁给你,我还求之不得呢!至于名分我不在乎,你妈妈她们都不在乎,我就更无所谓了。还有我妈妈已经和你有了关系,你总不能把她抛弃了吧!我们娘俩象你家里的那些女人一样,都成为你的人,可以吗?就算我们娘俩求你了,好吗?」

  我默默的考虑了一会儿,然后说:「既然你们娘俩不嫌弃,我也就只能答应你们了。不过,加上你们娘俩,我就有八个女人了,她们六个原来十分和睦,你们娘俩也要和她们搞好关系,互相之间和睦相处,千万不要闹什么意见。包括和我睡觉,一切由我安排,可不能出现争风吃醋的事。」

  桂花妈妈说:「这些你就放心吧!我们娘俩会处理好的。今天我们娘俩刚到,还没见到那六位姐妹,如果你没有什么其他的紧要事情,能不能先接受我们娘俩一次。桂花还是个大闺女,你就先给她开苞,如有可能再让我享受一下,我从让你操过以后,还没有让她爸爸碰过,所以我们才离了婚。我实在太想你了。不过,我们娘俩还是听你的,决不勉强你。」

  我实在没有想到这母女俩竟然对我这么痴情,当时我操桂花妈妈的屄纯属为了报复她儿子和我母亲通奸,没想到她却动了真情实意,而且还不在乎与女儿一起爱我。当时,我并不是现在的富翁阔少,她们娘俩绝没有其他目的,纯粹是对我的痴情。而大姐她们开始则为了钱,以后才痴情于我的。可见,这娘俩更值得我爱,无论如何我也不能亏待她们。

  我想到这里,便很爽快地答应了她们娘俩。我说:「既然你们娘俩都有这个意思,我当然高兴了。现在咱们就一起欢乐,一会儿我给你们去买些衣服首饰。回家以后,再简单举行一下仪式,和我那六位娘子共同庆贺庆贺。只是在称呼上也和她们一样,都不改变原来的称呼。我还是叫你婶子,称桂花为妹妹。」
  「好吧,一切都听相公的。现在我到外屋去,以免有人闯进来。你和桂花完事以后,我再进来和你快活。」桂花妈说完就出去了。

  桂花已经羞的满面通红了,她声音很低的说:「明哥,从去年妈妈说她已经把我许配给你以后,我就天天想见到你,我妈妈和爸爸离婚以后,我就让妈妈带着我四处找你。」

  我激动的把桂花搂在了怀里,「桂花,我再也不让你饱受这相思之苦了,我要让你和我表妹一样成为我真正的老婆。」我一边说一边帮她脱衣服,很快我们俩就都是赤身露体了。

  桂花的身材和大姐差不多,但比大姐苗条一些,她的两个乳房比大姐的还大,乳头也很相称。她的小腹扁平,下面的阴部明显凸起。她也和表妹一样没有屄毛,两片大阴唇紧紧的闭合著,中间的那条缝略有小凹陷,就象幼女的小嫩屄一样。

  我用手轻轻的掰开了她的两片大阴唇,里面的小阴唇紧贴着大阴唇,阴蒂头略微突出,我轻轻一摸就鼓了起来,她的阴道虽然已经很湿润,但仍然闭合著,我用力掰了一下小阴唇,才打开了她的阴道口。我把手指往阴道里面插,却被她的处女膜挡住了。我一用力,她「啊呀」一声,处女膜就被抠破了,还从阴道口流出了鲜血。

  「明哥,你轻一点,我好痛。里面好像让你抠破了。」

  「桂花,不要怕,那是你的处女膜破了,每个女孩的第一次都会痛一会儿的,我先用手指给你抠破,比用我的大鸡巴插破还好一些。一会儿我用大鸡巴操的时候,你这屄里还会痛一会儿的。不过操舒服了就不会感觉痛了。」

  「明哥,我不怕,你就操吧!我听妈妈说操屄很舒服的。」

  「好吧!我现在就开始操了,你可要忍的住哇!实在痛了就告诉我。」
  说完,我让桂花躺在了床上,我趴上去把大鸡巴对准她的小屄就往里插,可是她的小屄太紧了,我费了好大的劲才操了进去。

  「哎呀!好痛。」桂花痛苦的喊出了声。

  「没事的,我先慢慢的操,过一会儿你不太痛了,我再加快速度。」说完我趴下身去,和桂花嘴对嘴的亲吻起来。然后我又揉搓她的一对大乳房。

  过了一会儿,我问道:「桂花,还痛吗?」「不象刚才那么痛了,明哥你就用力操吧!你操完了我,还得操我妈妈呢!」

  于是,我加快了抽插的速度,桂花也开始「啊……啊……嗯……嗯……」的发出了舒服的声音。只是桂花不象妈妈和大姐她们那样,一直到最后达到高潮也没有大声的叫床。

  在我抽插了大约十来分钟的时候,桂花的身子颤抖了起来,小屄里面也一紧一松的收缩起来。我知道她已经达到了高潮。由于她的小屄很紧,加上她屄里有节奏的收缩,使我也迅速产生了射精的快感。我猛挺了几下,就把浓浓的精液射进了她的小屄深处。

  我又给桂花抚摸了一会儿乳房和阴部,然后就让她的母亲也进来了。桂花想到外屋去,她妈妈说:「反正妈妈早就让你明哥操过了,你就在一旁躺着休息吧。顺便看看你妈妈被明哥操的样子。」

  桂花看我向她点了点头,也就没有穿衣服,只是向床边挪动了一下身子,给她妈妈腾开了地方。

  因为我刚刚操完桂花,鸡巴还没有硬起来。桂花妈也不顾我的鸡巴上还沾着她女儿和我的淫水,就把鸡巴含进了嘴里。她一边吸吮一边舔弄,很快就把我的鸡巴弄的坚挺如初了。然后她就骑在我的上面,把鸡巴对准她的屄往下一坐,「滋」的一声就插了进去。

  桂花妈在上面坐插了十来分钟,她便达到了高潮。然后她看我还没射精,就让我再去操桂花。这时,桂花已经歇过劲来,她也学着她妈妈坐在了我身上,继续让我享受着女操男的姿势。过一会儿她累了,又让她妈妈上,她妈妈累了,又换成她。直到我最后把精液射进了桂花的屄里。然后我们互相拥抱抚摸了一会儿,才一起穿上了衣服。我回到办公室把招聘的事办完以后,就带着桂花母女俩回家去了。

  (十一)皆大欢喜

  回到家里以后,除了玲玲和大姐在厨房做饭以外,妈妈、姑妈和二姨、三姨都在院子里迎候着我。她们几乎每天都是这样,在我从公司回来的时候,除了做饭和干活的以外,剩下的就在院子里等候着我。

  妈妈第一个上前和我拥抱接吻,随后姑妈、二姨、三姨也同样亲吻了我一番。这时,她们都已经看到了我带来的桂花母女俩。因为妈妈和姑妈认识桂花妈,所以她们两人便走向了桂花母女俩。

  「咳呦!这不是桂花妈吗?你们娘俩怎么来了。」妈妈抓住了桂花妈的手问道。姑妈也说:「真没想到在这里见到你们。」

  桂花妈不好意思地说:「我也早就是阿明的人了,桂花是我早就许配给阿明的,可是我找了你们一年多,今天才找到了阿明。」

  这时,我接过话题说道:「妈妈,我和婶子的事,还是你的大媒呢!她为了补偿她儿子和你的事,才让我干了那种事,而且主动把桂花许配了我。可是,咱们搬家到了这里,我也没想到婶子和桂花是这么痴情,才让她们蒙受了这场寻夫之苦。」

  妈妈不好意思的红了脸:「阿明,快别提我的那件事了。不管怎么说,我还给你赚回来你婶子和桂花呢!你应该感谢妈妈才对呢!」

  姑妈说:「快进屋吧!我们又新添了姐妹,大家应该庆贺庆贺。」

  这时,我才拉过来呆站在一边的二姨和三姨,「来,你们认识一下,这是桂花,这是她妈妈。」然后我又把二姨和三姨介绍给了桂花母女俩。她们互致了问候,然后便相拥着一起来到了客厅。

  听说我又带回来两个女人,大姐和玲玲也都放下了厨房的活,跑来了客厅。大姐本来就和桂花母女熟悉,只是让玲玲她们互相认识了一下。

  在她们相互寒喧了一阵子以后,我宣布说:「到现在为止,我所喜欢的人都已经团圆了。今晚,咱们全家好好庆贺庆贺。从现在开始,把院子的大门锁上,每个人都不许穿衣服,各自的孩子各自带着,晚饭喝酒,饭后快活。」因为我和这些女人的关系太特别,所以家里一直没有雇佣别人,家务活都是这些女人们自己料理。所以只要关上院子的大门,就不会有外人看到而招惹闲话了。

  没想到,我的这一决定一宣布,大家都欢呼雀跃起来。玲玲说:「相公一直被公司的事务缠身,好久没有大家一起快活了。真得感谢桂花姐和婶子的到来。」她一边说一边和桂花拥抱亲昵起来。

  为了尽快开饭,除了妈妈留下看着六个孩子外,其他七个女人都到厨房去了。由于人多干活快,一会儿的功夫就开饭了。

  大家都按照我的提议,每个人都赤身露体,我看到桂花的阴户上还带着血丝和我的精液。除了桂花母女外,其他女人都各自抱着自己的孩子。我看的出,桂花母女俩很羡慕她们都有了我的孩子,而且还时常轮换着抱一抱。我凑近她们母女俩说,「不用着急,你们也会很快就被我操怀孕的。」

  筵席开始以后,大家相互敬酒,相互夹菜,显得十分和睦。自然她们更多的还是给我敬酒和夹菜。我也转着圈的给她们分别敬酒,而且还少不了抠抠摸摸。
  大姐还坐在我的腿上,让我把鸡巴插进她的屄里,然后嘴对嘴的把酒吐进我的嘴里。为了奖励她的新花招,我在她的屄里抽插了几十下。看到她得到了奖励,其他人也都学她的样子,分别让我操了几十下。最后,我认真的操了桂花妈,并且把精液射进了她的屄里。

  吃过饭以后,群欢群乐开始了。有孩子的六个女人都把孩子放回了摇篮。她们经过协商,让我今晚主要操桂花母女的屄,而她们只求插几下就行了。所以,她们六人分为三组互相抠摸舔弄,而专门让我操桂花母女俩。

  由于我的体质强壮,加上天生的超强性能力,我把桂花母女俩操的每人都高潮了两次,才在桂花的屄里射了精。然后,我让大姐给我吸吮舔弄鸡巴,硬起来以后,让妈妈她们都弯腰撅臀,我从后面轮流操她们的屄,半个多小时以后,妈妈、姑妈和两个姨妈都已经达到高潮躺了下去。可我还没有射精的感觉,剩下的大姐和玲玲,被我又操了十多分钟,也都达到了高潮。最后,我趴在已经躺下的大姐身上,用力操了几十下,才在她的屄里射了精。

  就这样,我们一直玩到深夜一点多钟,她们每个人最少都高潮了两次,桂花母女俩和玲玲高潮了三、四次。我又在桂花、玲玲和妈妈的屄里分别射了精。
  最后,大家担心我累坏身体,才把我劝回了寝室。自然还是让桂花母女俩到寝室陪我睡觉。她们六人都一致提议让我至少和桂花母女先睡十天,她们六个都有孩子,不会孤单,而且她们还可以互相嬉戏快活。

  我和桂花母女上床以后,虽然她们母女担心我受累,不让我再操她们。可是我觉得她们千辛万苦来找我,可我却从来没有把她们放在心里,确实对她们母女俩有愧,所以,尽管我也觉得有些累了,但是一想到这些,我就又来了劲头。
  我劝她们母女不用担心我的身体,硬是轮换着把她们娘俩操的都高潮了一次,才在桂花的屄里射了精。然后才躺在她们娘俩的中间,她们抚摸着我的鸡巴和胸脯,我则一手摸着一个屄睡着了。

  第二天早晨,我醒来以后,又把她们母女分别操了一会儿,虽然她们没有达到高潮,我也没有射精,但是也表达了我对她们母女的心意。然后,我们才一起穿好衣服,到餐厅吃早点去了。

  就这样,我和桂花母女睡了半个月,然后才开始每天一轮换,但都是每天有两个人陪我。基本上是:我妈妈和大姐、二姨妈和玲玲、桂花和她妈妈、姑妈和三姨妈。有时也临时搭配,还有一个人的时候。她们八个人的屄可以说都是上等的极品,我能有这八个屄操,简直比过去的皇帝还风光。一个月以后,桂花和她妈妈也都怀上了我的孩子。

  我感到我应该知足了,事业、钱财、女人、孩子,家庭的一切,我都是富有的。可是,我还有一个最大的心愿,那就是让我的爸爸回来,也不知道他在哪里?我是多么的想念他呀!我现在的一切都是爸爸给我的,包括这些女人最初也是爸爸的钱财诱惑来的。如果爸爸能够回来,我会让爸爸和我共享这一切,包括忠于我的这些女人们,我会想方设法让她们同意爸爸也加入进来。

  爸爸!你在哪里?快回来吧!我这里有你可以享受的一切、一切!

[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 编辑 ]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31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  


警告: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,否则后果自负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好搜 搜狗 百度 | 永久网址: